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熟女  »  一朵梨花压海棠1一2

一朵梨花压海棠1一2

(一)
我正漫不经心地在网上看着新闻,突然「叮」的一声。我迫不及待地打开刚
下载好的视频档,萤幕上出现了一行日语标题,我能看懂的就是「夫妇」、「温
泉」、「大乱交」几个汉字。
随后出现了几对貌似夫妇的男女,一群人的寒暄我也听不懂,我拉了下进度
条,场景立马变换到了一个浴场的更衣室里,女人们正脱着衣服。
我看着女人们一件一件脱下身上的便服,感觉自己的下体有了刺激感。镜头
开始给每个女人的身体作特写,让给观众展示她们的身材。
我又拉动了进度条,毕竟我早已不是血气方刚未经人事的小伙子,各色各样
女人的肉体看得不算少。画面转换到了浴池了,男女成双成对地相互爱抚着、厮
磨着,女人脸上露出销魂的表情。
我注意到这些男女的组合似乎已经和刚开始不一样了,毕竟这部片的主题是
「乱交」嘛!我拉回去又看了看,果然是如此。
顿时我性趣被撩了起来不少,立马把进度条拉到后面,一不小心稍稍拉过了
点头,画面里有男女已经更进一步了,有的在接吻,有的在口交,有的在吸乳,
时而几组男女之间还有调笑嬉鬧。
「啊,真刺激呀,要能来这么一次也此生无憾了。」我感叹道,虽然我知道
我看的是A片,我也知道现实生活中真是有人这么玩的。
「已经下好了?」正在我浮想联翩之际,身后传来老婆的声音。
我「嗯」一声,回头看了看。妻子一边擦拭头髮上的水,一边向我走来,脸
上洋溢着浴后的舒畅笑容。我一把拉过妻子,让她坐到我的怀中,一起欣赏起片
子来。
「哇哦,沒想到你还会看这类型的片子。」妻子笑道。
「我怎么不会看了?」我好奇地问道。
「我以为你们那个年代的人不太能接受这种方式。」
「你这就是瞧不起人了,我也是留过学的好吗?」我把手伸进妻子的睡衣里
挠她的痒。
「哎呀,讨厌——別挠了。」妻子抓住我挠她的手:「不是留学不留学的问
题,感觉这种玩法也是最近才兴起的。」
我不再挠妻子的腰,而是顺势往上爱抚到妻子的胸前:「谁说的,很早之前
美国就有这种Party了,只是小日本最近才把这种拍成片子而已。」
「哎呀,真讨厌……好好看片。」妻子嘴里说着,却沒有阻止我的动作。
「对了,你能接受这种玩法吗?」我毫不顾忌地问道。
「嗯——如果是在国外的,我能接受。在国内,总觉得不太安全。万一碰到
別有用心的人,那就麻烦大了,你觉得呢?」
我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亲了妻子一下,说道:「不亏是我韩树志的老婆。」
这就是我的妻子,即不会矫揉造作地对性事讳莫如深,但又不会因为年轻而
胡搞乱搞。
此时影片已经进入第一个高潮,片中的「夫妇」们正交换着在浴池里媾合,
音响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女人的呻吟和肉体碰撞的「啪啪」声。
看着这样的场景,再加上我自己突然冒出的一些联想,顿时倍受刺激,下体
强烈地勃了起来。这一状况当然马上就被坐在我身上的妻子发觉了,「老公,你
今天的状态好像很不错哟!」妻子媚笑道。
说罢,她站了起来,我的裤裆上立刻出现了一顶小帐篷,这种力度的确好久
都沒有有过了。「是啊,感觉很硬呢!」妻子笑着将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顺手
把电脑的音响开到最大,将我引导向床边。
我随着妻子走了几步,看着这样明媚可人、善解人意的妻子,真是万幸于我
当初厚着老脸追求她的决定。
我一把将妻子拉入怀里,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在她耳边幽幽地说道:「老
婆,今天我已经把你伺候好。」妻子用鼻子蹭了蹭我的脸,笑道:「好呀!」
我很想给妻子一场如烈火般的性爱,但毕竟岁月不饶人,我还得慢慢来。于
是我将妻子轻轻放在床上,用手撩拨开她搭在面颊上仍湿润的着的乌黑秀髮,向
妻子的唇轻轻吻了上去。
这一吻既不浓厚又不拖沓,作为老夫少妻的我们,这应该是很难得的默契。
我抬起头,凝望着妻子已经弥漫着纯情的脸。妻子沒有任何要求,也只是含情脉
脉地看着我。
我拉下妻子睡衣的肩带,妻子略微拱起胸脯,方便我将睡衣拉到腹间,妻子
的乳房出现在我眼前。妻子的一对E奶是她的骄傲,当初我在健身房遇到她时,
除了爽朗的性格和外形吸引到我外,这一对豪乳无疑对我也是致命的诱惑。
虽然我年轻时风花雪月的那会也看过形形色色女人的奶子,妻子这般的豪乳
也是有见过的,但是良家女人的奶给男人渴望不是风月人所能给的,尤其是对一
个有经歷的成熟男人而言。
我轻轻吻了上去一边,用舌头舔舐,同时用手轻轻抚摸另一边,「啊——」
妻子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舒缓的呻吟。
她一直很喜欢我爱抚她的乳房。说实话,妻子的奶子虽然好,可是我经过三
年的赏玩,多少有些审美疲劳,沒有当初那般能带给我刺激。但我们每次做爱的
时候的,我还是会做够前戏,因为我能理解妻子很在乎她这对乳房在我心中的地
位。
夫妻之间嘛,最重要的就是相互理解,对于我们这样的老夫少妻尤甚。我能
理解妻子的心理需要,妻子也能理解我毕竟人近中年,在行性事上体力的不足,
所以尽量放缓做爱的节奏。
「好美!」我抽出空来说道,之后又立马埋头吸吮起来,这次换了个边。我
腾出一只手来,在妻子身体的另一侧上下抚摸起来。妻子沒有用言语回应,一边
用手抚摸着我的头髮,一边享受地呻吟着。
紧贴着妻子的身体感受到妻子的下体已经十分湿润了,我决定结束前戏,抬
头看了看妻子:「老婆,我进去了。」妻子微微地「嗯」了一声,看来她今天状
态也很不错,整个人都呈现出酥软的状态。
我扒开自己的睡衣,脱下内裤,提枪就上。妻子已经微微张开双腿,虚位以
待了。我一挺腰,赤裸裸的阳具很顺利地挺进了妻子体内。
因为我和妻子约定过,在她二十八岁以后再考虑生孩子,所以妻子一直有服
用避孕药。
「啊啊啊……」在我缓慢的挺进,直到整根沒入的过程中,伴随妻子逐渐高
亢的呻吟。
「啊……好硬!」妻子忘情道。
「你也是呢,好湿润。」说罢,我缓缓地抽动起来。
此时沉寂已久的音响中再次传来女人们的春叫和男人们的低吼,我被这呻吟
牵引着,不自觉地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抽插让我体力有些不支起来,
脑中开始缺血,意识渐渐变得模煳起来。
当我身体抽动的频率沒有放缓得多少,似乎它已经不受我的控制,我感觉再
这样下去我会猝死掉,可是冥冥中似乎有一种潜意识支配着我,哪怕死掉也在所
不惜。
突然一阵暖流从胯下喷涌而出,我眼前一黑,短暂地失去了下意识,唯一能
感觉到的是我趴在了老婆身上,她那对富有弹性的乳房顶在我胸前。
还好沒一会我恢復了点意识,拼盡全力侧身翻倒在床的另一边,就怕把妻子
给压着了。
渐渐地,喘息声窜入我的耳朵,是我和妻子的。我侧过头看了看妻子,她额
头上有不少汗水,脸上还带着红晕,看起来也才回过神来。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高潮了,我也不会去问。能让女人高潮,当然是每个男人
引以为豪和梦寐以求的事。但毕竟我已经近不惑之年,又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对此还是有理性认识的。
女人的高潮是可遇不可求的。再者,女人和男人不同,即便沒有性高潮,只
要其它方面做足了,女人也是能从性中得到快乐的。我真心不希望妻子为了照顾
我的虚荣,在做爱末了之时,还要费心费力地去装作高潮的样子。
终于我完全恢復过来了,便立马起床倒了两杯冰水。我将水递给妻子,妻子
接过,喝了一口就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投入到我的怀抱中。
她这突如其来的投怀差点让我手中的水杯都掉了下来,「怎么了?」我不解
地问道。
「老公,我刚才去了,真的好舒服,谢谢你。」
我伸出空着的手抚摸起妻子搭在脖子上的半长秀髮:「说什么呢,傻老婆,
这是作为老公应该做的,只是可惜——今天这样的状态很难得。」
「老公~~我懂……我们之间一向有什么事都不会拐弯抹角、藏着掖着的,
对吧?你在国外应该有不少朋友吧,如果能联繫到类似的Party,那我们就
试一次好吗?」
「嗯!我的好老婆,我爱你。」
「我也爱你,老公。」
我之所以到三十七、八岁才结婚,也是因为年轻时为了事业在外打拼多年,
直到小有成就才想到解决自己的婚姻问题。算上留学的时间,我在国外也呆了有
十年之久,人脉自然是有不少,所以沒过多久我就联繫上了一个颇有保障的举办
Sex Party的组织。
安排好公司的事后,我和妻子都满怀期待地乘上了前往梦之旅程的飞机。